字號:   

喜憂參半:中國羊絨產業現狀

瀏覽次數: 日期:2015年6月29日 09:39
專訪中國食品土畜進出口商會畜產地毯部主任田泓

  我國是羊絨原料大國,近年來原絨品質卻在不斷下降;我國羊絨加工企業比比皆是,但科技創新能力滯後;我國羊絨衫出口量逐年增加,價格和品牌影響力卻微不足道。一句話,喜憂參半正是我國羊絨產業各環節的真實寫照。

  羊絨源頭:量與質的矛盾

  記者:我國羊絨原料產量位居世界第一,這個地位近年來有無變化?

  田泓:一直以來,中國都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羊絨大國,這一點毋庸置疑。因為世界上原絨產量在1.5萬噸左右,其中中國原絨占世界原絨產量的75%以上。此外,中國每年還從蒙古、伊朗等國家進口3000~4000噸羊絨原料,同時世界上超過95%的羊絨原料在中國完成初級加工處理。換句話說,中國幾乎控製了世界上所有的羊絨原料,而整個羊絨產業鏈,源頭部分的把控尤為重要,因為這直接關係到羊絨產品的質量和品牌的影響力。

  記者:我國的羊絨原料品質也是如此嗎?為什麽?

  田泓:數量上的優勢並不代表我國羊絨原料品質不斷改良,相反,我國山羊絨品質出現了逐漸衰退的局麵。

  從實際看,由於宏觀經濟環境狀況、流動性過多、供需矛盾等因素影響,雖然我國是世界上所產羊絨品質最好的國家,但羊絨質量近年來下降明顯。例如:我做過一次調查,從1980年開始,遼寧營口蓋縣的遼寧絨山羊原種場開始培育高產絨山羊品種,通過多年努力,絨山羊品種改良取得成功,不僅提高了產量,且產絨直徑控製在15.38微米,已經是優質的山羊絨。但隨著分散農戶受市場引導大量喂食刺激絨山羊產絨的食品,遼寧地區產的絨山羊,一定程度上存在絨質變粗的問題。目前纖維絨是15.5到16微米之間,大多數在15.7到15.8微米。其實,受市場影響,目前遼寧羊以較快速度推廣,已不局限於遼寧,內蒙古等其他絨山羊飼養區域也廣泛飼養遼寧羊。許多飼養戶為了節約成本,盲目引種,不去種羊場購買,而是與遼寧公羊直接雜交,這對羊絨品質保證造成一定威脅。

  記者:怎樣改善這種局麵?

  田泓:我想,一方麵,我們還是要堅持限養政策,在現有條件下,走品種優化道路,要從科學育種、科學飼養開始。

  另一方麵,由於羊絨原料在終端產品成本中所占的比例較大,加強消費者對羊絨品級的辨認度,能夠有效控製羊絨品質的進一步變差。為此,商務部出台了《羊絨及製品分級標準》,這個標準將羊絨也分成三六九等,告訴消費者,羊絨也有不同等級,對應著不同價格,告訴消費者什麽樣的羊絨是優質羊絨。

  羊絨加工:新與舊的競爭

  記者:我國羊絨產業現狀如何?

  田泓:中國羊絨及製品加工數量世界第一、生產能力世界第一、出口量世界第一,世界羊絨消費市場有3/4以上的商品是產自中國的。雖然近年來出於植被保護、生態和諧目的,中國政府推行了“禁牧、限牧”、“圈養”等政策,但中國羊絨在世界羊絨業的地位沒有發生變化,中國羊絨產品在世界羊絨市場所占的份額持續增長。而且我們欣喜地看到,中國羊絨企業越來越重視科技創新、品牌建設和可持續發展,中國羊絨產業正逐步從規模效益階段向質量效益階段過渡。

  記者:能否具體描述一下近年來我國羊絨產業的發展特點?

  田泓:就我的理解而言,我國羊絨產業有如下特點:一是隨著國際製造業的結構調整,羊絨加工產業不斷向中國境內轉移,中國羊絨出口結構已從原料為主快速向羊絨製品轉變,已完成羊絨原料大國向羊絨製品生產大國的轉變。2001年,我羊絨出口與內銷比重約7:3;2006年出口與內銷比重已達4.5:5.5。據海關統計數據顯示,今年1~7月份:我國羊絨和無毛絨出口1451噸,總計14666萬美元,分別同比增長57%和51%;而進口量達5228噸,總計8761萬美元,同比增長47.8%,進口量比十年前增長了2.38倍。羊絨製品出口69223萬美元,同比增長19.9%。這是一個非常輝煌的數字,可以說這些年來從未出現過。一方麵說明世界經濟形勢開始好轉,另一方麵是因為作為高端產品的羊絨價格彈性大。中國的羊絨業經營主體也已經或正在實現由家庭作坊管理向集團化管理和股份製管理的跨越。

  二是雖然世界經濟環境低迷,但我國卻成為全球羊絨製品增長速度最快的國家。主要是經濟下行,尤其是2009年以來國際市場低迷,傳統的外貿市場和新興的羊毛加工企業開始轉向羊絨產業,國外的商家

  也紛紛轉向國內。一方麵使我國羊絨市場競爭壓力增大,但同時也推動我國羊絨產業的轉型升級,促使我國羊絨製品款式新穎和質量提升。

  三是中國羊絨深加工規模的不斷擴大對上遊產生深刻的影響。產業鏈條之間的合作正在取代困擾行業

  已久的惡性競爭。當前,羊絨原料價格的決定因素已由單一的外貿出口價格逐步轉變為由國內外市場綜合因素確定,而中國羊絨深加工企業對羊絨原料市場價格的主導作用則越來越明顯。隨著羊絨市場的不斷成熟,羊絨交易各環節的企業對市場的適應能力也日益提高,經營行為趨於理性,價格追逐的盲目性已較以往有很大改觀。

  記者:這對中國來說應該是一個好事兒?

  田泓:當然是,但羊絨加工蓬勃發展的背後也存在一些問題。我認為還是增長方式轉變的問題。我國近年來羊絨業的發展,主要是依賴規模的擴大,產品的附加值還有待提高。2001年我國出口一件羊絨衫的平均價格是31.36美元;2006年羊絨衫出口的平均價格是28.86美元,折合人民幣僅220元左右,業內有些人士說:“羊絨衫賣出了羊毛衫”的價格。對羊絨這樣一個高檔、稀缺且資源高度集中的產業是一種遺憾。

  記者:為什麽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呢?

  田泓:存在這種問題原因是多方麵的。一是缺乏真正知名的自主品牌。我們的羊絨製品出口往往隻能占據國際羊絨商品的低端市場,或者為國外品牌接單加工,貼牌出口,成為國外品牌的加工基地。事實上,在國際市場知名品牌的羊絨製品價格是非常高的,往往十幾倍、幾十倍於我們的出口價格。二是中國在羊絨深加工高端技術方麵還很欠缺,電腦橫機、電腦紡紗機等先進加工設備還沒有大量裝備我們的羊絨加工業。三是缺乏有效的營銷渠道,消費市場對中國羊絨產品品質、中國羊絨深加工能力還需要進一步的認知和感受。

  終端市場:多與強的尷尬

  記者:能否談談我國羊絨品牌目前的狀況?

  田泓:就國內而言,我國羊絨品牌數目眾多,像鄂爾多斯、米皇、鹿王、雪蓮、珍貝等品牌在國內的影響力和信譽度都很不錯。但就國際形勢看,我國還未形成羊絨品牌方麵的優勢,產品附加值亟待提高。相當一部分中國羊絨產品目前還在國際市場低端徘徊,高端市場雖不乏中國製造的羊絨製品,但鮮見中國品牌,部分羊絨品牌企業還在國際品牌的競爭中緩慢探索。我國出口的羊絨製品大部分以“貼牌生產”的身份進入國際市場,但真正掛中國品牌的不及20%。

  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隨著國家出口名牌戰略的實施,我國羊絨企業“品牌走出去”步伐正逐步加速,越來越多的中國知名羊絨品牌在海外尋求市場,一些知名羊絨品牌已經初步打開了通往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地區市場的通路。

  記者:我國羊絨終端市場還存在哪些問題?

  田泓:首先是銷售渠道缺乏,方式簡單,產業鏈條迫切需要向下遊延伸。沒有品牌的產品就不會形成自主掌控的銷售渠道;沒有多層次、多方式的直接、通暢的銷售渠道,就難以準確捕捉市場信號,難以緊跟市場的消費需求,產品價值實現就出現障礙。還有就是羊絨製品生產高端技術普及麵小,產品創新能力弱。大部分企業仍停留在傳統設計管理的模式,產品設計、新品開發周期長,市場反應遲鈍。第三是在中國羊絨市場,羊絨製品品質、款式過於雷同,同質化競爭越來越激烈,不可避免地走向價格比拚和庫存積壓,進而造成產品貶值和資金周轉困難。

所屬類別: 行業新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一切皆因有愛,一切皆因有快三
中企動力技術支持 | 浙ICP備13016836號